深海客栈

深海=客栈=树=随便叫=一个文手
个人原创世界观【人间砂数】,如果有同人那我超开心(*╹▽╹*)
同人暂时只在ES中寄居,不过快脱坑惹。

「OC同人」流星群

爻爻家的明灯×赫里


这是还在一开始的时候。

明灯和赫里艾斯忙得焦头烂额,人手不足,两个非人类都在后悔为什么没有学立地分身魔法。

赫里揉着困倦的眼睛抬起头,窗户外面一片漆黑,偶然有夜间航班的飞空鲸鱼路过,肚腹底下的指示灯闪着红光。

“快到明天了,去休息吧。”明灯对他说,笔下还在沙沙写着,是写给委托者的回复信。

“那你呢?”赫里艾斯伸了个懒腰,骨骼松动的声音从背后传来。

“精灵的体力可能要比恶魔好上一点,你看,我没有打哈欠。”明灯说。

赫里艾斯张着打哈欠打到一半的嘴,很生气。

“胡说!”红眼睛的恶魔整理了一下仪容,尖耳朵上银耳环随着他的耳朵晃动,衬衫领口的蔷薇辉石在...

《蝴蝶会》

给棘棘家的OC写的,我自己还挺喜欢

「OC同人」这位先生请你不要瘫着

99家的敖鸷和白翳!


白翳早上六点起来,快速地洗漱,吃了几片蜜切面包和一杯清茶。虽然医院上班的时间是八点,但现在得去替值夜班的老陈。如今是完全的夏天了,他穿着衬衫在花光树影里走着,盛夏的在他白皙的手背上留下飘忽的影像。

医生的家在山白路。山白路在几年前做了改造,打着“百年老街”的招牌,文艺氛围太浓厚,小资情调谁都喜欢,到处都是来拍照的游人。一家古董店夹在满大街咖啡店中间格外显眼,在那里拍照的人特别多,白翳不由得瞅了几眼。老板的脸隔着玻璃看得不甚清晰,不过根据女孩儿们热烈的反应来看,大约是位俊美的男青年。

现在年轻人恁早起来玩吗……

他抬头看招牌,“南长林”三个字写在招牌上。而敖鸷隔...

《一个懒癌患者的自白》-有丝分裂合唱团

「OC同人」玫瑰色

 @白金打字机 家的米艾!


天台。

艾琳诺站在那个岌岌可危的空旷楼层上,无论是远近的天空,还是从身体前后中穿过的风,都是猩红色的。

这就是“他”之所见。

视角像手持DV那样摇晃着,少女的脚小半部分探出了边沿,而后两只脚都踏出了水泥围栏,仿佛那前面有踏实的阶梯。艾琳诺的手交握在胸前,是一个在棺椁中应该有的姿势。没有散开的裙裾,只有白色大褂的衣摆在风中鼓噪。

即使是死前,眼睛也是望向天空的。

和前几次梦境一样,依然在触及地面前醒了过来。艾琳诺睁着一双倦怠的眼睛,手摸了摸颈窝里的汗,抓过床头的罐子把冰片粉抹在脖子上,手指和衣领上都留下白色的痕迹。...


《瞳中人》离婚之歌

暂时不知道给哪位小偶像OC唱

「OC同人」当歌

祝小朋友@速行雀 森日嗨皮!
唐曳×杨宗明

小满已经过了,天亮得愈来愈早。那种昏沉光线像没澄干净的酒水,卯时前就穿过了窗户,唐曳从下房轻手轻脚地靠近皇子的寝殿。杨宗明仍是沉睡着,像居于混沌中的婴儿。侍从撩开素色的纱帐和他说话:“殿下,该起了。”皇家子嗣睡眠都当是很浅的,杨宗明自薄被中醒来,下床洗漱。
“殿下记得陛下要考什么吗?”唐曳给杨宗明梳头,宫人陆陆续续地把饭食端上来。一叠蒸乳饼,里面夹着改刀云腿和龙须苗,后头是鸡肉馄饨、粳米和杏仁磨的醴酪什么的,额外的还有一大盆鲜荔枝。
“怕甚,《谷梁传》我背了大半了。”二殿下拿着筷子在食物的热气中诵了几句:“九年春,毛伯来求...

在永恒狂欢之谷世界观下作为偶像出道的末榴火→風春先生!

激情沙雕出道曲目(

激情创作水星小姐的主打歌《Citric Acid》的同名应援曲!

房东先生忍不住想要转载

濒危物种甜甜:

榴火先生家的客房

小憩

(:3_ヽ)_一个小段子,甜甜家的Sana×克洛尔

尝试了伪意识流(?

Sana→萨雫


克洛尔合上眼睛,所见是橘红的脉络眼皮内侧,人在橘子的网络中行走,好像被永久地封存于多边形的果实瓢囊分粒中。眼皮干涩而沉重,眼球挪动好似劈开缠人的白筋,她翻了个身,对着窗口,白光蒙上橘皮,思维所操纵的人物纵身投入眼瞳中空白的池塘。透明的金鱼从池塘的四角逸散出来,在并不存在的水中游动,鳞片和尾鳍都清晰可辨。

如此一来,我也是个拥有复眼的聪明怪物了。


外面起风了,青梅树发出沙沙的声音,有女性的身影在绿色的波涛中靠近。床单凹陷,池塘陷入昏暗,紧接着橘子的囊壁被轻柔地掀开,池塘开始下雨,...

白玫瑰,莴苣 [壹]

帕菈汀→琼(曾用名),改名字了。

自家OC帕菈汀&费璎巧,TP不确定,百合。

所属世界观[卡里丽]是全息网游,线下身份存在于现代都市世界观[鹃喜],卡里丽没有具体设定,可能过后再补。


“哈——”帕菈汀坐在丝黛西的旁边打了第九个哈欠。

“困就去睡觉。”丝黛西在集市的地摊旁也很优雅。今天是游戏内赛季结束的第一天,玩家大多数都闲得发慌,帕菈汀陪半树精摆摊,防止她犯欺诈顾客的老毛病。

“我去做日常好了,哈————。”女骑士又打了个哈欠,站起来伸个懒腰,盔甲发出摩擦的声音,她低下头对黑色的鸫鸟说话:“要看好你的主人噢。”

布蕾兹——这只鸫鸟拍了拍翅膀表示答应了。

虽然布蕾兹有点傻,可是...

安提拒绝了分离两个灵魂的提议,一旦分开安宴就会变成窗沿上融化的冰凌,而自己会变成在龟裂土地里枯萎的向日葵。
在同一个皮囊里居住未尝不是幸福。
——《昏睡塔》

https://peing.net/zh-TW/cimutongzi123

一个跟风提问箱(¦3ꇤ[▓▓]

「OC同人」雨中曲

四空空家V空的民国paro同人!有一点苦手拖了好久。

名字做了一下修改:

Vacuum→曲津人

小真空→孔森真


“糖没有了,面粉也没有了,出去买些吧。”森真搭着一个小凳整理上层橱柜里的东西,津人在收拾去年订下的报纸。“《大卢画报》、《教育月刊》……有些你要留着么?你那本剪报的簿子是不是快用完了?正好一并买了。”

“现在早市过了,怕是买不着什么新鲜东西。”

“糖、面粉和剪贴簿子寻什么新鲜,真真怕是想多逛逛。”津人在满是灰尘的报纸堆里笑她。

“就知道笑我,真是个坏人。”

曲津人念的圣尤金大学,是外国人办的教会学校,他念法律,孔森真则在圣尤金下属的女子师范读书,仅一墙之隔。曲家和...

赫法银1.0&苏妮安

一个赫法银1.0的详细故事

赫法银1.0原设是百合后宫向女主。“不保证只有一段感情,但保证每段感情都忠诚。”
1.0在此世界线中是不受父亲豪斯曼·夏堇重视的混血女儿,在她读完高等学院后就把她嫁给了万字茉莉部族的王。为了不使该篇成为渣贱大戏,为几位有关系的女性NPC作以下赘述:

①梅莉(Merry):是万字茉莉王室中年级最小的妃嫔,本身也不满意皇室婚姻。赫法银可以算是她的恋爱启蒙者,并且在这种暧昧关系中意识到真正喜欢的人是其他人。在赫法银出逃的皇宫大劫难中和喜欢的公主娜提雅维达(Natividad)私奔了。

②奥尔瑟雅(Althea):冷冰冰而美艳的女性,为宫廷服务的医学博士。...

「奥斯蒂亚」名词粗略解释3.30

奥斯蒂亚
各种族混居的幻想风情星球

♞矿物水浮·克莱芒(Clemen):
浮在海中的巨大陨石,在五百六十万年前坠落到奥斯蒂亚的宇宙尘碎块,主要成分是各类矿石和岩石。
国民严格来说都算外星生物,从陨石中诞生的人类,在一种特殊的透明方形矿物中孕育,该种矿物称为「游泳馆」,内部是液态。
陨石人从一块「cœur」慢慢长大,最后成为人形,从内部突破「游泳馆」,来到外界。不能突破「游泳馆」的陨石人无从获得给养,最终夭折。
国民拥有使矿物变为液体的能力,房屋也是直接依照大陨石的起伏轮廓建立的,甚至早期建筑有许多是掏空岩石内部居住的一体形式。
这些建筑保留着原星球的复杂风格,并不像原始社会的建筑。比如花纹...

第一个赫法银在日记里写:“她是一颗深红的流星,从我的夜空里消失了。苏妮安留下的光还残存在我的心脏里,只是像萤火虫一样,越来越弱了。”

第二个赫法银在手札里记录:“第三次进入时空漩涡,坐标点更改在泽泷悬崖的正下方。兜铃穿着白无垢从上面坠落下来, 正好掉在副驾驶上,我终于成功抢走了河神的新娘。”

第三个赫法银在信里写:“致兄长威莫·夏堇,……奥莉薇娅就像是玻璃花房里的玫瑰,一折就断了,虽然吸血鬼是不死的,我还是要带她到南方的行宫去住一段时间。”

Chrysoberyl Cat's eye——小泉香 莓莓

I want have money to burn

My darling

My darling

You are sweetheart

And I'm fell in love at first sight


Chrysoberyl Cat's eye

I like all the jewellery

But you're the my favorite


Ha-ah-ah-ah-ah-ah

Marriage are made in heaven

Ha-ah-ah-ah-ah-ah

Shaded my eyes

Juno Moneta told me:

Money...

「元芽」名词粗略解释待补充3.2

我编不动了,放过我吧。


元芽

外表为细小的石英砂,呈现出虹色玻璃般的光泽。文明程度无法分类。


坐落在无垠大海上的怪奇世界「元芽」的故事。

▣牡丹地行:生活在元芽的主要族群,初生时期呈现出一种透明虫卵的形态,成熟后从卵中破出,形似蜘蛛,但全然光滑晶莹,六足,此过程都在牡丹花叶中。

孕期短,不足人类的一半,卵最初约小拇指盖大小,因此无生育之痛,但一胎仅有一个而且着床率低下所以虫口也没有那么爆炸。出生之后将卵置于牡丹花中获得养分,牡丹花蜜是其初生时期的主要饮食来源。经数次蜕皮之后即可化为少年人形,此后不能变为原型。每至衰微之时即可蜕皮新生,理论上来说是永生的,但有很多人不能忍受人形...

No.28 祁青绵
No.29 拓跋初雪

No.27 祭品三少女
沉入海中的三少女
三个人之间并没有联系
也没有交流
只是单纯的作为传说集合而已
还是放在昏睡塔世界观里吧

No.26 青野莲人

No.25 明灭

【The New World·大采购】2

为自己的智商操心.jpg
【The New World·大采购】1

@濒危物种甜甜 (ෆ ͒•∘̬• ͒)◞

No.24 兜铃

No.23 安宴/安提

「OC同人」梅花山

系 @速行雀 啄哥家的九央!

开头R18G描写注意。


有人拿着刀过来,用力割开新生的皮肉,剜肉刮骨的动作都十分熟练。小腿、手臂、甚至是脸颊,都切成蝉翼薄的片,镇在冰上拿去治伤。白瓷玉盏,雪花细脍。

肌血开合,发出黏腻的声响。

周而复始。


央水猛地从噩梦中惊醒,头痛欲裂,他先前几度挣扎着醒过来,又被困倦拖入沉睡的泥沼。他决定不睡了,起来洗把脸。他的房间外就有一口井,冬天的水倒在铜盆里格外的凉,鲛人把脸浸进去,像是在水下呼吸似的,吐了几个泡泡。

李府的窗户都是请人烧的透明琉璃,早晨结满了水汽。央水看到一些红色的,以为是白墙衬的梅花,再定睛一看

「OC同人」KILLER LADY

是老哥 @暖湿沉淀 家的女儿!写了一点小东西。

莉莉娅真的很帅!


一个过去的魔法学徒来当杀手,无论你对谁说都是十分好笑的。


女人的尸体瘫倒在地上,让莉莉娅想起第一次上魔法解剖课这样久远的事情。羊角兽的尸体赤裸裸地摊开,肌肉、脂肪、皮毛,与普通人类不同的是它们体内美丽规则的魔法回路。很多人都站得远远的,她倒是看得聚精会神。

那女人是独居的,周围也没有相熟的邻居,冬天还很冷,尸体腐坏得慢,可能要过一段时间才会发现吧。

回到旅店里,等待她的仍旧是一个无法安稳入睡的夜晚。


隔天。

莉莉娅走在街道上,从旅店出来,手上拽着一盒与风衣颜色...

1 / 4

© 深海客栈 | Powered by LOFTER